今天是2022年11月28日 重庆品态良农业咨询有限公司欢迎您...
消费引导
重庆艳椒为何这样“艳”
来源:重庆日报      日期:2022年11月9日

核心提示

每个城市都有着不同的味觉底色。

火锅之都,无辣不欢。那一锅翻滚沸腾的红汤,必不可少“艳椒”这味料。

“艳椒”系列正是重庆辣椒品种的一张王牌。2004年“艳椒425”的杂交配组成功,开启了国内加工型辣椒杂交育种的先河,找到了新的育种方向,奠定了重庆加工型辣椒的“江湖地位”。

不久前,在第七届贵州遵义国际辣椒博览会上,重庆市农科院自主选育的朝天椒新品种“艳椒465”,从全国200余个品种中脱颖而出,荣获“全国辣椒十大新优品种”称号。

重庆市农科院“辣椒科研天团”一路披荆斩棘,敏锐抓住生产端、消费端的热点,不断升级壮大“艳椒”家族:适合做干辣椒的“艳椒425”,适合做泡椒的“艳椒435”,可以机收的“艳椒465”“艳椒485”……“艳椒”系列如今每年在全国推广面积60万亩,累计推广面积即将突破1000万亩,红艳艳地开遍各地。

11月3日,“艳椒”品种选育人之一、市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员黄任中到石柱县,参与制定来年的辣椒种植计划:“明年石柱辣椒种植面积将扩大到10万亩,增加的面积中有60%以上都是‘艳椒’系列。”

产量高、价格高、易采收,农户爱种;辣度高、香味浓、干制率高,企业爱用。

“艳椒”系列受欢迎绝非偶然,因为它各项优点都是育种专家精心“设计”的。

选育出的杂交朝天椒个头增加了一倍

“艳椒”系列最初的“设计者”是吕中华。退休多年的她在说起“艳椒”育种时,依然心潮澎湃。

1996年,在选育出的菜用型辣椒杂交品种“渝椒5号”大受欢迎时,时任原市农科所副所长吕中华提出要做加工型辣椒的杂交选育。

一时间,许多人大为不解。因为,这条路上没有“前行者”,也没有“同行者”,掌握的育种资源不过寥寥几份,背后是可以预想的困难。

辣是一种痛觉,重庆人却喜辣嗜辣,这就塑造了人们火爆的性格。吕中华近乎倔强地坚持:“如果不迎着这个难点而上,未来会更难。” 这是一场在危与机中的突围。 一方面,上世纪80年代菜用型辣椒杂交选育启动后,经过十余年发展,品种选育似乎已触到“天花板”,少有划时代的重大品种出现。且就当时的品种而言,江苏、湖南等地处于领先地位,难以撼动。 另一方面,随着人口流动加快,食品加工业、餐饮业的蓬勃发展,市场对加工型辣椒的需求猛增。 “当时种加工型辣椒的人不多,基本上都是农户自种,种一点拿来做泡椒。”吕中华说,从品种上看多是常规自留种,品种退化严重,产量、品质都很低。 加工型辣椒的杂交选育势在必行!

通过收集农户以及加工企业、制种企业的意见、需求,吕中华很快明确了选育方向:大果、高辣、高干制率。

为了尽快满足市场需求,她一方面着手对常规自留种的提纯复壮,一方面在全国各地开展资源材料搜集,加紧开展杂交组合。

2004年冬季,以结果多的材料作父本、果实大的材料作母本的杂交组合配组成功,结出了单果重5克以上的杂交朝天椒,个头增加一倍!

兴奋的吕中华很快召集团队开会:“咱们一定要取一个红红火火、娇艳欲滴的名字。”

“就叫艳椒吧,我们这个果子结起就是红艳艳的!”

2006年,“艳椒425”开始在重庆、贵州试种。

选育出适合做泡椒的和做尖椒鸡的“艳椒”系列

作为“艳椒”的成果应用单位负责人,重庆科光种苗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钟建国仍清楚地记得,这颗让人“惊艳”的辣椒在推广时却遭到了不少质疑。

因为果长有8—10厘米,外貌上与传统朝天椒并不一致,且单果更重,果实成熟后就会往下坠,试种农户表示“上当”了,贵州某地农业部门负责人甚至还把种子销售人员叫到田间质问:“你这辣椒朝下长,怎么能是朝天椒呢?”

最终通过实际验证,“艳椒425”表现优异——每亩可产鲜椒3000斤,辣度达到3.5万SHU(斯科维尔辣度),属于高辣等级。果实水分含量低、干物质含量高,辣椒干制率高,4.2斤鲜红辣椒就可制出1斤干辣椒,较同类型品种用料减少40%。

“艳椒425”优异的品质赢得了市场认可,打动了包括德庄在内的诸多火锅底料加工企业,逐渐在西南食辣地区推广开来。

“艳椒425”的杂交选育成功,引起了业界的极大关注。2009年,我国启动第一个干制辣椒行业科技重大专项,市农科院成为牵头单位,实施干制辣椒品种优化及生产关键技术集成示范,提高了我国加工型辣椒产业生产水平。

“艳椒425”开创了大果朝天椒的类型,以较高的综合品质,成为后续育种的标杆品种。目前在位于贵州遵义的中国辣椒城,交易时凡果长8—10厘米的朝天椒都被统称为“艳椒”,统一以“艳椒”价格进行交易。

随后,由吕中华、黄任中、黄启中组成的团队又培育出“艳椒435”,这种辣椒适合做泡椒。一般泡椒最长要泡到90天左右,这就要求辣椒必须耐泡,而且久泡不软不烂。“艳椒435”的果肉较厚,果皮硬度高,辣度更是达到4至5万SHU。“我们人类正常食辣最高也就是7万SHU,这个已经属于特别辣的了。”黄启中说。

辣味在舌尖上撩拨出迷人的活力。

2021年,从吕中华手中接过“接力棒”的黄任中、黄启中带领团队又选育出干鲜兼用的“艳椒465”,除了干制外,可作为尖椒鸡、尖椒兔等菜品的“最佳伴侣”。

尽管各品种用途不尽相同,但“艳椒”系列均以高辣、长果、易采摘为特色。在双福农贸市场从事辣椒销售的李昭勇就对“艳椒”青睐有加:“现在大家吃的辣椒粉、辣椒酱,包括小面佐料、火锅底料等,都是多种辣椒混合制成,根据不同口味调整配比。”李昭勇说,北方的朝天椒辣度普遍才1万多SHU,有高辣优势的“艳椒”系列更受市场欢迎,他每年销售加工型辣椒上万吨,三分之一是“艳椒”。

研发适合机收品种挺进北方市场

在产销两端均受欢迎,“艳椒”系列成为重庆科光种苗有限公司的王牌产品,为公司带去了丰厚利润。

但更让钟建国感到高兴的是,目前国内吃辣的人群越来越庞大,尤其是年轻的消费群体,他们更追求辛辣带来的刺激感。

有数据显示,近十年间,我国辣椒播种面积增长了30%,现已达到3220万亩,占全国蔬菜面积的10%左右,其中,加工型辣椒面积增长尤为迅猛。

辣椒可以去除湿气与寒气,高品质的“艳椒”系列在市场上的表现,也让科研人更有底气。近几年,“艳椒”系列开始挺进北方市场,种植基地还发展到了新疆。

辣椒作为一个致富产业,发展的最大难点就是生产劳动强度高,“我们当初之所以要选育大果,其实就是出于这个考虑,让它好采摘。摘50斤传统品种的时间,能摘150斤‘艳椒425’。”黄任中说。

与南方相比,新疆、内蒙古等地区的人力成本更高,看准北方市场潜力后,黄任中团队又开始向机收方向攻关,近两年培育的“艳椒465”“艳椒485”均在新疆取得了较好的试点效果。

然而,辣椒是分批成熟的,集中机收时不能保证所有的辣椒已经成熟,因而还要再对品种进行优化。

品种优化的难度不小。主要是早熟朝天椒材料少,而且早熟品种产量也难以保证。“但我们必须坚持攻关,通过新品种与农机有机结合,进行大面积的推广应用,让‘艳椒’红遍中国!”黄任中表示。

记者手记>>>

育种的成功源于有意识地“设计”

近年来,种业振兴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并将种业称之为农业的“芯片”。

小小的一粒种子看似不起眼,但其中蕴含的科技含量不亚于工业科技、互联网科技等。

因种质资源自然变异的不确定性,要找到符合育种方向的材料,对育种专家来说往往都像是在大海里捞针,曾有人形容这一过程为“在绝望中寻找希望。”

好不容易找到了需要的材料,但杂交也会有遗传不稳定的情况,甚至杂交出的组合达不到预期目标,导致前功尽弃。

即便是在上述环节一切都顺利的情况下,受动植物生长周期限制,一个品种从开始杂交到配组成功往往也需要花上几年时间。

漫长的时间成本和巨大的不确定性,让一个品种在选育过程中容不得丝毫差错,育种方向选择这第一步最为关键。

近年来,市农科院选育的“艳椒”系列加工型辣椒品种和“庆油”系列油菜品种大获成功,就是选准了方向。用黄任中的话说——“这并不是偶然,而是经过有意识地育种‘设计’”。

吕中华、黄任中、黄启中团队感受到了市场需求变化,及早转换辣椒育种赛道,并持续根据市场调整育种方向;黄桃翠抓住了油菜必须提高含油量这一核心,实现了从“三碗菜籽榨一碗油”到“两碗菜籽榨一碗油”飞跃。他们成功的关键,是在做品种选育之前都是经过深入地了解、调研,牢牢抓住了产业链上、下游的关键环节,才培育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优秀品种。

由此不难看出,要培育出一个好品种,方向选择至关重要,需要充分考量农户、市场、制种企业各方需求,切实为实际生产解决问题。

版权所有:重庆品态良农业咨询有限公司

渝ICP备16007592号-1 地址:重庆市江北区华新村天怡文化创业园345号1409